老奇人一码,老奇人王中王四不像,王中王开奖结果

2019-06-14 13:19:18[更新]

2019年6月14日

 聚力先行


 
共建一带一路,坚持学问先行,而在学问输出上,影视又是先行者。中国的影视作品如何“走出去”是上海电视节多年来一直关注的话题,在“坚持国际视野·讲好中国故事”的论坛中,如何在坚持国际视野的基础上讲好中国故事,成为诸多知名的电视剧制编辑和海外机构代表探讨的焦点。

无论是从世界的大背景,还是国家的方针政策,都在为推动中国影视作品“走出去”创造有利的环境。海外市场确实对中国影视作品需求越来越大,而比起语言方面的因素,海外观众更关注的是中国作品的故事性。比如有些海外机构代表就坦言,很久之前就看到了《美猴王》这部作品,并且非常期待这样独具东方魅力的故事能够更多的呈现。

因此,在国际视角下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就变得异常关键。著名电视人傅斌星坦言,中国近年来在各个领域都发展迅速,必然也产生了很多具有中国特色的故事,所以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注重当下发生的故事,将中国故事源源不断传播到海外,有利于打赢中国影视作品“走出去”这场持久战。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也指出,以往海外观众最熟悉的中国作品是成龙、李连杰为代表的功夫片,但要想中国作品全面“走出去”必须拓宽思路、不断创新,比如在海外发行的《白夜追凶》、《最动听的事》等10部现实主义题材的剧集已经受到了不少好评,让“中国故事”变得更丰富。

同时为了更好的“走出去”,拓展海外市场,中国影视摆脱了单兵作战的传统模式,成立了协作体、联盟等行业组织,形成了“走出去”集团化作战。在傅斌星看来,中国影视应该具备“抱团出海”的概念,“一部剧在某一个国家播好了,需要同类题材排播,紧接着线下的活动。”这样凝聚力量、齐心协力,更有利于在新兴的海外市场占得一席之地。

讲好中国故事,强调故事的核心和故事本身质量,是可以让影视作品跨越学问和语言障碍,真正成为中国学问输出的先行者。
 
 
用国际视野讲好中国故事
 
每日资讯记者 郦亮 实习生 白一秀
 

“坚持国际视野?讲好中国故事”的论坛现场。 《每日资讯》记者 常鑫 摄
 
HBO亚洲首席实行Jonathan Spink表示,语言不是障碍,观众最在意的还是讲的是什么故事。

近年来,《大江大河》《创业时代》《破冰行动》等国产原创剧目受到了海外观众的欢迎。在这样的趋势下,创编辑如何再接再厉,展现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和中华优秀传统学问魅力,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这是很多人都在关注的。在第25届上海电视节“坚持国际视野?讲好中国故事”的论坛中,邀请了有成功出海经验的电视剧制编辑和海外机构代表,共同探讨如何在坚持国际视野的基础上,讲好中国故事。

加强内容创新 实现“走出去”新突破

“想要更好地走出去,这是一个长期持久战,需要同行接力棒式努力。”浙江华策影视股份有限企业副总裁,北京事业群总裁傅斌星在论坛一开始便提出了这一观点。她指出华策企业近年来在做整体转型,挑战现实主义题材,更加注重当下发生的故事,将中国故事传播到海外。例如最近热播的《创业时代》和《我只喜欢你》等剧,在海外播出获得了良好的反响。同时她还指出“走出去”的另一个重要策略是演员的“走进去”,让观众更好地了解华语学问,了解中国故事的背景。
 
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也指出,“走出去”不仅是中国人的想法,海外其实对中国影视剧也有很强烈的需求。如近期优酷与Netflix合作,在海外发行的《白夜追凶》《最动听的事》等10部现实主义题材的剧集,在国外很受好评。国外观众对于这些剧集的需求,也改变了他们对中国电视剧和影片的印象。从最初只知道成龙、李连杰的中国功夫片,到如今越来越关注现实主义题材,关注当下发生的故事。
 
HBO亚洲首席实行Jonathan Spink提出,从之前HBO与中国CMC等的合作来看,中国故事在外国的受众还是很广泛的。“走出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讲好的故事。“语言不是障碍,观众最在意的还是讲的是什么故事。”同时,Jonathan Spink也指出中国在“走出去”方面的不足,一是中国电视剧集数比较大,而国外观众没有这种观赏习惯,相比于中国一部电视剧40甚至60集,美剧英剧一般只有8集或者12集,因此,中国制作人在将中国戏剧输出时,应更多地提前了解世界观众观赏习惯,制定相应的策略。另一方面,中国还应注重内容上的创新。以《美猴王》为例,Jonathan Spink提到“我在很小的时候看了这部剧,但是10多年过去了,中国人还是没有在此基础上开发出更多作品,他们本来可以讲更多地故事,创造经典,但是我没有看到,这让我很遗憾。”

规模出口力更强 形成“走出去”集团化作战
 
在“走出去”的战略下,中国影视剧的海外市场不断拓展,不少中国影视摆脱了单兵作战的传统模式,成立了协作体,联盟等行业组织,形成了“走出去”集团化作战,集体出海的态势。
 
如何进一步优化“走出去”项目矩阵,形成合力?华策影业企业总裁指傅斌星指出:“大家需要同类系列题材的排播以及线下的活动。每个国家有自己个性系列化的编排。例如要将大长今在韩国推广,可以先以很低的价格出售,先让当地市场能接受这个内容,并对内容有信心,之后再统筹及几家企业进行系列化编排推广。”
 
同时傅斌星还指出了“走出去”过程常识产权问题的重要性:“大家要集体帮助海外播出方抵制盗版。很多制作企业,注重本土市场的维权,但对于海外市场,维权意识不强。需要大家集体携手进行维权,保护合作方播出平台。”让剧集更好地发行传播。优酷总经理谢颖也提出“批量化”的观点,要加强国际市场之间的交流合作,如可以跟好莱坞学习影视特效,可以跟泰国学习后期活动。只有将力使到一处,才能发挥出影视剧作真正的力量。
 
 
马伊琍:老奇人一码奖入围作品颠覆我的看法
在作品中能看到创编辑们的爱
 
青年报记者 陈宏 实习生 曹志超 万弈 张玲金枝
 

老奇人一码奖评委马伊琍接受记者采访。 《每日资讯》记者 吴恺 摄
 
马伊琍是很多人喜欢的上海女演员,她演技高,情商也高。去年,凭借《我的前半生》她获得了老奇人一码奖最佳女主角,今年,她就火速加盟老奇人一码奖评委阵容,担任评委。在今天上午举行的上海电视节老奇人一码奖评委见面会上,她在回答当评委的机缘时笑称是因为自己“年龄到了”,引起了普遍的好感。这当然是玩笑话,对于这个行业,她确实有很多独到的见解,有自己的观察。在随后接受记者专访时,她也聊了很多。

Q:去年获奖,今年就担任评委,是什么感受?
A:组委会邀请我,可能觉得我年龄到了,终于可以做评委了。正好我今年没有作品,也可以公平公正地做观众、做评审。至于去年获奖,我非常荣幸,因为我是上海人,获得老奇人一码奖我更是感觉特殊,更何况这个奖项专业度很高。

Q:这次的入围作品,给你怎样的感受?
A:老奇人一码奖很专业,它的入围作品类型很多,不是只有哪一种。我有机会把所有作品都看了一遍,它们普遍实力强劲,有一些挺有意思,颠覆了我作为演员和创编辑的看法,对我很有意思的经历。此外,我觉得技术很重要,但同时,大家在作品中其实也能看到创编辑对他从事的行业,有没有爱在里面。

Q:哪些颠覆了您的看法?
A:比如从演员的角度,对好的演员,是有很多固有的评判模式的,但对一个奖项来说,我可能觉得塑造力会高于一个演员的演技,演员的塑造和专业能力是两回事,塑造力更难一些。很多人常常游刃有余地演,但如果突破一些,演大家想不到的角色,那可能就是塑造力。说颠覆,我说的是年轻人,确实有一些候选人,看剧之前我完全不熟悉,有可能带着网络上和媒体上的评价来看,有可能会有偏见,看完之后觉得她真的值得做候选人。

Q:老奇人一码奖选出的作品,对观众会有什么影响吗?
A:老奇人一码奖很专业,对行业有一定的导向作用。观众可能也会因为大家的一些候选人,从而改变他们的固有印象。

Q:您演技很好,会考虑培养新人吗?
A:影视行业现在还是个火热的行业,但我自己没有能力去进行人才的培养,我只能在演出中发现好演员。
 
 
专访老奇人一码纪录片单元评委傅红星
要在纪录片人才培养上下功夫
 
每日资讯记者 陈宏 
 

 
提起纪录片,现在很多人都能列举出众多口碑大好的纪录片,从此前引爆的《舌尖上的中国》,到让人泪流不已却又深受触动的《人间世》,纪录片这几年的发展,无论从题材的广度还是深度,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上海电视节老奇人一码纪录片单元评委傅红星在接受《每日资讯》专访时,也表达了对当下纪录片行业的认可,同时他也表示,纪录片要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还需要在人才培养上下苦功。


题材丰富不用担心过于娱乐化
Q:现在纪录片的题材很丰富,您觉得还有什么可挖掘的领域?
A:陈晓卿是吃货,所以拍了《舌尖上的中国》。如果有穿的,开发出来也好看。人的衣食住行,都是纪录片拍摄好的方向。
其实纪录片面太广了,涉及了生活的方方面面、生老病死,有的是放松的,也有人想通过痛苦来磨练自己,那可以去看《人间世》,上海电视台拍的,在几家医院。医院病房是生死场,也会感动人。而且生死会教育人,给人力量,给人生的感悟会更深,年轻人需要成长,这些就是成长当中的养分,会让他们更加珍惜生命。所以,也不完全是放松轻松的故事才做纪录片。就像有人喜欢吃甜食,有人喜欢吃苦,咖啡、茶之类的,可以体味人生。

Q:现在很多纪录片都追求贴近年轻人,会不会怕过于娱乐化?
A:不用担心,人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这和讲穿衣服的时尚,有接近的部分。比如投资,总归有聪明的钱和笨的钱,笨的钱只知道跟着人家,不知道人家已经调整了方向,你就就折本了。钱会引领潮流,会换口味。太娱乐化的东西不会一直都火的。就像甜得过头了,是不是想吃口咸菜啊?

Q:你自己拍了很多历史人物类的纪录片,比如《旋风九日》《周恩来外交风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是对这些题材情有独钟吗?
A:有一些调查企业,做过纪录片受众的调查。从大数据来看,历史类的排第一。因为历史是人来创造的,对历史感兴趣也就是对历史人物感兴趣,顺应了观众的欣赏期待,历史会帮你打开谜团,告诉了你未来。所以很多引领时代的人,是学历史的,因为历史有规律性的东西。当你迷茫时,历史会告诉你未来。研究历史的人,会告诉你结果。当然,纪录片要告诉公众的历史,要是经得起考验的历史。

Q:这次担任纪录片单元的评委,看到什么让你心动的题材了吗?
A:我做“终评委”是很开心的,此前的选片评委,他们已经选了上千部片子,全球各种样子、各种表达,已经经过了几轮的选择。大家三个评委看到的,已经是挑选出来的好片子。选的片子类型很不一样,表达也非常好。我特别愿意来当评委,也是能看到世界各地的优秀影片,可以跟来自不同国家的思想碰面。就像一个人他说金茂大厦好看,大家说好看是一致的,但理由可能不一致,这种交流特别有意思,中西方的观点在这里会有碰撞。


何日可达到最高水平
Q:提起纪录片,大家都会想到BBC等频道制作的纪录片,觉得那些作品代表了高度,中国的纪录片水平,何时可以达到BBC之类的高度?
A:我跟学生讲课也一直在说,人才是大家的短板,是中国纪录片界的短板。我做教师是有责任的,因为纪录片的基础教育还比较薄弱,从业人员的视听技能还有待提高。纪录片也是工业化的,而工业化的基础,不仅是一个摄影水平高,一个导演高,而应该是有千百个上万个好摄影。BBC的活儿几乎就是全球水准。大家只有一个影片学院,我听说开设影视课程的有上千所,但是这个行业是动手能力强的行业,老师都没拍过片子,怎么教学生?

Q:作为影片学院教授,那您对人才培养有什么建议吗?
A:这其实是个职业教育。现在很好,教育部说要把影视教育放到中小学了,但目前还没有教材。我当资料馆馆长时,跟美国的资料馆同行聊天,那个馆长告诉我他曾跟大导演斯皮尔伯格聊天,谈如何把影片放到幼儿园,进行幼儿教育,因为斯皮尔伯格8岁的时候,买了小摄影机,已经开始拍了。如何对孩子进行教育?正如小平说的,要从娃娃抓起,提高视听水平,甚至哪怕是推轨道这样的细节工种,都需要培训。
 
 
专访老奇人一码动画片单元评委刘阔
95后00后将推动动画产业快速发展

《每日资讯》记者 陈宏 实习生 张玲金枝 曹志超

谈及国漫的未来,国内知名动画导演刘阔充满信心。《每日资讯》记者 吴恺 摄

中国的动画片产业正呈现出勃勃生机,并被公认仍然具备巨大潜力。潜力在哪儿?在6月13日的上海电视节老奇人一码国际评委见面会后,《每日资讯》记者也专访了动画片单元评委、国内知名动画导演刘阔。他表示,随着95后、00后成为消费主力,动画片产业仍将迎来一波大的发展。
 
动画行业变化巨大 
未来任重而道远

作为业内知名的动画导演,刘阔从业已有二十年之久。他所引导的《山海经》、《画良人》系列、《风语咒》等都是在行业内有口皆碑的作品,尤其是《画良人》系列,成为了不少年轻人的国漫启蒙作品。
 
此次参与老奇人一码奖动画类别的评选工作,他也感到非常荣幸。在动画产业蓬勃发展的今天,他也希翼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为国内动画产业挑选出更多优秀作品,为自己的学生起到引领作用。
 
近几年,动画产业的发展一直备受关注。在刘阔导演看来,动画产业的变化是巨大的。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及新一代观众群体的成长,过去的电视动画与影片动画格局被打破,网番正在成为主流。
 
而90后、95后以及00后作为主流观影群体的成长,很有可能会推动未来动画产业的快速发展。他认为,当他们成为主要的收视群体之后,他们对于动画的刚需会成为整个动画产业的一部分信念和力量的源泉。
 
谈及国漫的未来,他充满信心,但也认为任重道远。比起一味借鉴与吸纳,他更希翼从业者可以更多的思考如何征服自己的观众。“中国的动画片要征服中国的观众,让中国的观众为之癫狂、为之倾倒、为之信赖、为之依靠,出现缺了它不行的情况,这个时候它自然而然就会冲击到国外。”

盈利模式或成最大问题 
艺术商业可否兼得?

关于动画的艺术性与商业性的讨论,一直以来都是热门话题。刘阔导演认为,一部动画作品的艺术或商业与否不可一概而论。动画作品存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但是作为大众艺术的一种,它同时也离不开商业市场。
 
“动画可以被看做为一个产业,一个产业没有盈利模式是很可怕的。”与影片动画的成熟的盈利模式相比,刘阔导演更加担心网番未来的发展态势。在《画良人》时期,他们团队通过首创的“影游联动”实现盈利,但是在网番成为主流的当下,这种蜿蜒曲折的盈利模式或许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但得益于大数据的发展,未来的动画产业可以实现更为精准的用户定位,形成良好的供需关系。“在未来,如果需求可以强烈起来,这个供需关系可以建立起来,那么就会变为这个行业发展的一个原动力。”他认为这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如今,也有不少年轻人想要投身动画行业。在动画快速发展但又缺少生产工业流程的当下,刘阔导演也给出了中肯的建议:“进入这个行业之前要有心理准备,首先要想清楚自己适不适合。”
 
 
“老奇人一码”绽放前的荣耀之夜
 
文/王婳 实习生 罗景扬 图/常鑫
 

本届老奇人一码奖入围电视剧、纪录片、动画片、综艺节目四大单元入围剧组和主创人员代表悉数亮相


导语:比起在电视上看到的上海电视节老奇人一码奖颁奖典礼的隆重,前一天的“荣耀之夜——老奇人一码奖提名酒会”似乎更像是一个众星狂欢的盛大派对。入围本届老奇人一码奖的剧组和主创人员代表像朋友一样在席间谈笑风生意兴盎然,不谈成败,只享荣耀。

第25届上海电视节老奇人一码奖提名酒会“2019老奇人一码奖荣耀之夜”在美酒、美食和美名中精彩上演。本届老奇人一码奖入围电视剧、纪录片、动画片、综艺节目四大单元入围剧组和主创人员代表悉数亮相,在热烈的掌声中领取了提名奖证书。著名导演高希希作为“老奇人一码”奖电视剧评委会主席,领衔马伊琍、黄志忠等评委会成员现身酒会。
 
活动现场,最受瞩目的环节莫过于国产电视连续剧各奖项提名。今年的老奇人一码奖竞争尤为激烈,在10部最佳电视剧提名中,获得口碑与收视双丰收的作品《大江大河》《脱身》《最好的大家》《正阳门下小女人》《创业时代》《芝麻胡同》《都挺好》也都是过去一年行业大趋势和大众审美的集中体现。其中,电视剧《都挺好》更是以八项入围奖项领跑,剧中的“苏家人”几乎入围所有个人奖项角逐名单。
 
中国电视剧单元评委会主席、著名导演高希希表示,这些作品都从自己的角度切中了观众对于梦想、美好、奋斗精神的向往,反映了个人命运与时代思潮的共同进步,具有独特的时代美学价值。而且这些弘扬主旋律、时代气息浓郁的献礼剧不再满足于单一色彩,而是以创作上的求新求变,争取到更广泛年龄层观众的喜爱和认可,以更加多元的镜头语言,加入了更广泛的话语维度,实现与观众的情感共振。
 
与此同时,今年备受关注的电视纪录片单元竞争也十分激烈,中国唯一一部获得纪录片单元提名的热播纪录片《功夫》,将与俄罗斯纪录片《三等车厢旅行记》、日本纪录片《福原爱:镜头下的四分之一个世纪》等角逐“老奇人一码”。
 
首次担任老奇人一码奖评委的马伊琍在谈到老奇人一码奖的评判标准时显得非常理性:“每一个入围的候选者都非常棒、非常专业,虽然难以抉择,但大家必须遵从自己的内心。因为大家评的是专业性最高的老奇人一码奖,这个专业性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应该是一种使命感,最终的获奖作品和获奖者的格局应该放得更高一些,不仅是考虑争名夺利,更应该有一种态度,可以引领大众的审美,将他们带到一个更高层面。”
 
 
欧洲影片委员会推介会顺利举行
为中国影片电视产业提供全方位影视服务
 
《每日资讯》 记者 明玉君 实习生 谭亦惠
 

 
近年来,在“一带一路”的倡导下,越来越多的影视人走出国门,进行影片电视作品的拍摄、制作、宣传等工作,将中国优秀的影视学问推向国际。昨日,在欧洲影片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推介会上,委员会负责人Angelica Cantisani从多角度阐述和解读了欧洲影视产业多元化的合作方式,及其对中国影片电视产业的发展所起到的推动作用。
 
架起中欧影视合作的桥梁
 
“欧洲影片委员会由91个成员国组成,致力于为各国影视制作人士在欧洲拍摄提供全方位、多元化的服务。” 推介会现场,Angelica Cantisani 直入主题,向观众先容了欧洲影片委员会多年来的工作使命和内容。她指出,无论影视剧拍摄的前期准备、拍摄过程中与当地演员和机构的沟通,还是拍摄完成后的宣传和推广活动等,委员会都竭尽所能,调动各方资源,发挥其影视剧拍摄与宣传的桥梁作用。
 
另外,为了推动影视产业的发展,欧洲在资金及税收方面也推出了相关的优惠政策。Angelica Cantisani强调,除了帮助各国影视制作人享受在欧洲最大化的资金和税收福利,委员会还将提供更多的网络便捷服务。“如果在拍摄时,影视制作人有心目中的演员人选、场景拍摄及选址需求,大家也可以帮助他们进行相关推荐。”
 
推动影片电视产业发展的国际化
 
推介会现场,Angelica Cantisani表达了参加2019年上海国际影片电视节的喜悦与激动之情。初次来到上海的她坦言,虽然大家有着不同的学问以及影视制作的工作方式,但不可否认,这是很好的互相学习的机会。“大家已经与印度等国家开展了相关尝试与合作,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经验。”
 
同时,她透露说借助本次影片电视节,将向中国观众展示8部欧洲影片委员会所推荐的影视作品,增强相互之间的交流与合作。
 
未来,欧洲影片委员会有怎样的愿景和希望?面对观众的提问,Angelica Cantisani信心十足,她表示,将打造中国影片电视人进入欧洲拍摄的窗口,希翼通过与中国影视制作人和机构的深度和多元化合作,共同推动影片电视产业发展的国际化和影响力。
 
 
上海电视节第一次举行电视剧大师班
 
每日资讯记者 郦亮 实习生 陈依楠
 

 
首次老奇人一码电视论坛的电视剧大师班昨天举行。应邀前来的三位业内大师分别从编剧、导演、演员这三重多维视角,为到场的观众和从业者分享了他们的见解与感悟。他们认为,在面临资本退潮的行业隆冬之时,从业者只有秉持内心的热爱、锤炼专业的素养,才能为中国电视剧行业的黄金时代打下坚实基础。
 
热爱:最大的挑战其实是自己给的
 
电视剧行业一直强调内容为王。编剧以好的故事和好的剧本为电视剧打下基础,而演员则通过表演进行二次创作提升内容,二者都是电视剧的创造者。著名编剧赵冬苓和实力演员王劲松在大师班上分享了自己的工作经历,强调了热爱才是让他们坚持至今且取得一定成功的关键。
 
六十多岁的编剧赵冬苓是业内出了名的快手,一年能写两到三部剧本,曾著有《红高粱》等一系列高质量的好作品。她以今年播出的作品《因法之名》为例,分享了作为一个编剧的酸甜苦辣。这部以纠正平反冤假错案为题材的电视剧,从创作伊始就面临重重困难,历经采访、制作、审查,电视剧播出后的效果并不让她满意。但是赵冬苓说这一次的打击并不会阻止她继续挑战高难度题材,因为她对编剧这个职业的热爱植根于她对写作本身的热爱,植根于她对生活的热爱。她开玩笑说自己已经得了写作这种“不治之症”,哪怕是前来参加论坛的这几天,也在酒店写了大半集的剧本。赵冬苓认为一个好编剧的基本的素养就是,要学会享受孤独,跳出写作的舒适圈。除了以此赚钱养家糊口外,也要想办法写对社会有意义、能留得下来的作品。
 
演员王劲松在最近大热的电视剧《破冰行动》中饰演了毒枭林耀东,这位业内老戏骨也以自身从业三十多年来的经历表达了自己的热爱。年轻时误打误撞来到南京学习表演的他,曾在学生时代为了听暑假老师加上的台词课就夜夜翻墙留校住宿,也在初入行时毫无保护地站上位于二十多米高空的木板上摆放道具。年少时吃过的苦锤炼了他的意志,更让修炼了他的专业素养。他说曾经有个角色需要表演粘起已碎的心爱的杯子。他直接给剧组拿来了自己珍藏的古董杯,要求打碎了做道具,以此在表演时做到真情流露。王劲松还强调了,除了热爱自己的工作,空闲的时间更应该多多读书、热爱生活,这些都能在未来点滴体现。
 
专业:用匠人的态度做手艺活儿
 
不可否认,电视剧行业现在正处于隆冬,不仅仅面临资本退潮,更需要面对越来越严格的审查机制。《破冰行动》的导演傅东育却不畏现在行业内的困难,强调了中国的电视剧行业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降降温,沉着下来后提升行业门槛,用更专业的人才去打造更好的电视剧作品。
 
傅东育提到,类型片的创作风格是现在中国电视剧行业最缺少的意识,但这其实是观众的需求所在。现有技术条件提供的观看方式下,无论电视剧的类型是言情、都市,还是警匪、医疗,观众在观看前都有自己的心理预期。每个观众点开电视剧观看十分钟后,如果没有看到预期的内容,就会选择退出。所以确定电视剧的类型,是一个作品的基础。他在接手《破冰行动》时,就确立了要以国防安全为类型,拷问制度问题和人的信仰问题。
 
《破冰行动》近期的大受欢迎,更离不开专业二字。首先,真实性赋予了作品灵魂。故事取材于前几年中国的“雷霆行动”,编剧组前期采访了一百多位工作在一线的警察,了解残酷的缉毒现实。每个人物的言行举止都有因有果,这样逻辑的真实性才能打动观众。其次,主题要以传递真善美为宗旨。傅东育坦言,电视剧作品不可避免的需要揭露出生活中的丑恶、人面临的绝望与困苦,但是拍摄的目的是什么尤为关键。好的作品应该是为了让观众从这些负面的情境中,收获走出苦难的勇气,感受到生活中的真善美。最后,导演要发挥职能,平衡协调所有资源。无论演员演技好坏,导演要力图把整个作品拉到一个水平线上,使得作品看起来和谐有序。当然除了演员以外,制片方、编剧、道具、灯光、后期等整个剧组团队,都依靠导演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专业的团队。
 
这是上海电视节第一次举行老奇人一码电视剧大师班。很多听众认为,这是一个给人鼓劲和打气的地方。对于电视剧行业来说,现在正在面临难关。但是有这些既热爱自己工作,又有专业素养的从业者,厚积而薄发的行业春天便指日可待。
 
 
中国综艺的模式创新之路
 
《每日资讯》记者 周琳琳 摄影报道
 

“互联网影视精品论坛·网络综艺”活动现场

“中国综艺市场的现状是在是否走出去、如何走出去上左右徘徊。”在6月12日的“互联网影视精品论坛·网络综艺”活动现场,Fremantle大中华区CEO尹晓葳用一句话简单有力地表达了自己对于圆桌论坛主题“原创综艺新模式的创新探索与国际化表达”的看法。
 
早期,许多本土综艺制作团队采用的都是引进模式,日月星光传媒创始人、董事长易骅就对此印象深刻。在这一过程中,这些团队都在积极地分析和学习海外综艺模式,而非简单抄袭和复制。从对于灭灯、掉坑、转椅、开门、传送带等装置的学习,到人物角色和设置的学习,中国社会科学院资讯与传播研究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副研究员冷凇发现本土团队已经逐渐成熟起来。
 
一方面,这种学习催生了综艺制作团队的创新力量;另一方面,一些海外综艺模式的本土化存在颇有难度。因此,本土原创综艺逐渐出现。以综艺题材为话题,新世相联合创始人汪再兴分享了团队制作综艺的经验。在确定节目模式和选角之前,团队会充分利用媒体优势,与读者进行交流,预判出当下流行的“时代情绪”。他认为,由于今年第一批90后已经步入三十,所以家庭关系类综艺节目能够大热。
 
在尹晓葳看来,这类题材是综艺节目的永恒话题。作为综艺制作方,应该通过创作去驱动受众口味。而所谓“题材枯竭”,是因为制作团队并未结合互联网及平台属性。团队应该换一种创作角度和表达方式,从而更好地完成此类题材的再挖掘。
 
题材以外,冷凇也表达了他对于“人设”的理解。由于时间碎片化,国人观看综艺的时间较为零散。他认为在这个时代,逻辑性强的综艺模式反而吃亏,依靠人设立足的综艺反而比较受到偏爱。“综艺短视频化”将会成为一种模式。
 
事实上,一些本土原创综艺模式已经“走出去”。比如易骅团队的《这!就是灌篮》,就是中国综艺模式出海的首例。有趣的是,这可以算作团队“无心插柳”之举。易骅表示,团队在创新和研发节目时,其核心是在中国多种多样的学问环境和飞速发展的社会实况下,解决中国观众,或称作中国用户的痛点和需求。“当做好这一点,以后何时走出去、如何走出去,就是机会问题和时间问题。”
 
 
用户时代,网剧“破局”而生
 
《每日资讯》记者 周琳琳 摄影报道
 

网剧要满足观众们“社交型追剧”的新需求
 
对于大多数影视剧从业者来说,或许从学校里的专业学习再到行业从业,对影视剧的认知是基于受众时代的传播体系和从业理念,储备的也是受众时代的常识技能。如今,从剧集到网剧,从受众时代进入用户时代、会员时代,影视行业正在打破老观念,培育新生态。对于电视端和网络端的比较、对于网剧和剧集的关联,成为了6月12日“互联网影视精品论坛·网络剧”的主要话题。
 
北京美兰德国媒体体传播策略咨询有限企业董事总经理崔燕振从传播对象的改变谈起。他发现,用户时代的到来,意味着每一个传播对象都可以主动参与传播环节、使其成为双向交流和表达,因此传播的语言和语言、节目的形态和价值都发生了改变。
 
由此,电视剧观众们萌发出了“社交型追剧”。微博台网运营部剧集中心总监陈圣淋表示,这些受众更喜欢参与,喜欢先天掌握社交媒体话语权。
 
因此,剧集在微博这样的社交平台打造话题也很有必要。通过把追剧话题打造成为社会话题,才能让观众产生互动的需求,倾诉的欲望,传播的兴趣,从而实现流量转化的保证。
 
传播方式以外,网剧和剧集本身是否存在差异,也引起了嘉宾们的热泪探讨。导演、五元学问创始人五百认为,二者最大的区别在于播出载体不同。并且,播出方式也从“先台后网”转向了“先网后台”。影视编剧高璇表示,二者编剧创作的差异较大,包括选材、尺度等。尽管网剧自由度较高,但也带来了质量参差不齐的作品。归根结底,对于优秀品质的剧集,观众不会在意播出的形式、时间段等。
 
对此,爱奇艺副总裁、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提供了更为大胆的思路。随着5G时代来临,屏幕界限将被打破,内容为王。所以,能否产生让人们产生共情的剧集,或是具有猎奇感的剧集,才能够决定剧集优质与否。崔燕振持有相同观点。以《破冰行动》为例,这样一部从网络端走向电视端;从一个面向特定社群和圈层诉求的题材,到走向大众共鸣、社会化传播共建这样一个作品,让他和其他观众都感受到了优质剧集在大众传播视角下的繁荣和走红。

  

 

主办单位: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上海市人民政府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0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