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奇人一码,老奇人王中王四不像,王中王开奖结果

2019-05-31 21:55:22[更新]

互联网影视专访系列⑤ | 五百:别迷信数据!《白夜追凶》没算过用户画像

2019年上海国际影片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即将于6月11日-12日在上海市普陀区举行。本周,峰会携手《文汇报》APP推出“2019年互联网影视精品排行榜”选片代表的系列专访,由他们分享对互联网影视行业的真知灼见,解读他们心中的互联网影视精品,以下为系列专访的第五篇。
 

▲《白夜追凶》是近年国产网络剧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

豆瓣9.0,播出当年点击量过48亿;年过40的男主角一夜翻红,粉丝增长达百万;被海外网站购入,在多个国家地区播出……2017年,一部《白夜追凶》横空出世,为网剧“爆款”正名——不刻意挠网络审美的“痒点”,踏踏实实将人物、类型、叙事做到极致的原创剧集,最终能够得到市场的积极回馈。

导演五百拿他喜爱的足球运动,比喻这份从电视到网络不变的影视成功法则,“甭管是正式比赛,还是友谊赛,把基本功练扎实了,都能呈现精彩对决”。五百作为《白夜追凶》的监制之外,执导的网络剧片单中,还有《心理罪》《画江湖之不良人》《古董局中局》等一批佳作。正对市场需求,敬重影视创作的基本规律,正是这些作品在海量网剧中突围的关键。

今年,导演五百担任了海国际影片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发起的“2019年互联网影视精品排行榜”的选片代表,他本人也将出席峰会的相关活动。这位佳作不断的创编辑到底有怎样的经验之谈?他对行业又有怎样的希冀?为了解答这些疑惑,本报记者与五百进行了对话。

观 点 提 要 :

■《白夜追凶》获得了巨大成功,不少剧迷甚至为此创作了不少漫画、小说等衍生作品。这份热闹与火爆是五百始料未及的。五百说,“网感”始终不曾左右这部作品的创作。“《白夜追凶》走的是非常正常的创作流程,前期既没有做过用户画像,也没有在创作过程中向有意向网络审美靠拢”。面对出现在网络平台、剧方PPT中的行业“大数据”,五百指出,创编辑绝对不能迷信数据,不能靠数据来决定创作。

■ 五百认为,很多创编辑对行业的不深扎、不了解,是目前刑侦剧创作领域的一大误区。“很多创编辑对警察、刑侦这个行业不了解,写的都是自己从别的作品中看来的,或者是自己认为的东西。这样做出来的人物会陷入千人一面的形式化。”

■ 以《白夜追凶》为代表的大量网络剧作品,近年频繁“扬帆出海”。什么样的作品更受海外观众的喜爱?“本土化的作品,必须先具备社会属性,在敬重工业属性的前提下,再考虑商业属性”,在五百看来,一部影视作品,必须先感动本土观众,才能打动海外观众。
 

▲ 导演五百近照

文汇报:过去大家讨论网络剧都强调“网感”。在《白夜追凶》的创作过程中,有没有进行过前期的网络受众群体分析画像,或在内容呈现上向网络审美靠拢?

五百:没有。《白夜追凶》走的是非常正常的创作流程,前期既没有做过用户画像,也没有在创作过程中向有意向网络审美靠拢。《白夜追凶》的成功可能也与大家的速度与实行力有关。这部剧的核心创意点在于哥哥与弟弟互换身份的设定。其实在同期,我看到过好几个有类似人设的本子,但最终我觉得《白夜追凶》的创意是最好的。有了这个大背景,我当时就想着要快点拍,因为这个创意的新鲜感很容易被透支。这部戏大家的拍摄节奏非常高效,甚至拍到最后几天的时候,剧末周巡对关宏宇那大段台词才写完。

“网感”和剧本身没多大关系。在我看来,网感是碎片式的东西,它是在茶余饭会被偶尔提及的话题,但其本身的生命力是很短的。网感对一部影视作品来说是“寄生品”,而不是创作依据。就好像你不会为了匹配某一款轮胎,去特地生产一辆汽车。所谓网感可能在剧集的播出后,被剧迷挖掘并且发酵,但是并不能在创作中就被倒退出来。所以我常说,追求网感去进行创作,是万万不可以的。

不管是网络剧还是电视剧,与其追求“网感”,不如练好基本功,追求人性与生活的质感。

文汇报:不得不说,《白夜追凶》在很多人心中是很有“网感”的作品,人物的互动关系甚至衍生出很多剧迷自发的二次剪辑视频、小说、漫画等衍生品。对此您意外吗?

五百:我挺意外的,我知道这部作品的口碑不会差,但是没想到会那么火。尤其是剧中关家两兄弟间的互动关系获得了剧迷的广泛关注,甚至在网络上衍生出了“潘粤明”与“潘粤暗”兄弟,并且出现很多针对兄弟的小说与漫画,这样的关注度是我之前远没有想到的。但我觉得这样的网络传播,还是基于观众对这部剧的喜爱与认可,只有当观众真正喜爱这部剧,并且认情节与人物的时候,才会去自发寻找并且演绎话题。

这个现象其实也引发了我对“网感”的一些新思考。“网感”的原理是不是就是将长期存在于人们心中的某种情愫,提炼出来,并且通过具象化的表达来传播。就像《白夜追凶》中那份兄弟情谊,其实放在任何年代看都是感人的,肯定也有不少文学作品表达过类似的兄弟情谊,只是《白夜追凶》中,这种情感有了更鲜活生动的表达,而剧迷们又将其提炼得更为极致。就像之前的流行语“不明觉厉”一样,大家心中早就都有这种想法,只是网络流行语将其进行了概括与命名。

文汇报:《白夜追凶》让潘粤明翻红。网络剧成了中生代演员突破自我的一个途径。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五百:选潘粤明是因为我之前和他有过合作,我知道他表演的宽度,可以胜任这两个角色。再加上《白夜追凶》当时预算不高,必须找个演技好的,潘粤明无疑是最佳选择。

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影片,挑大梁的基本都是中年演员,偶像派演员特别少。演戏考验的是演员对角色与生活的理解,没有一定的阅历很难演好。光靠脸,可以红一部戏,不可能红一辈子。只喜欢光鲜亮丽的偶像派,是市场对观众的误解。观众现在可“花心”了,作为调剂的甜点之后,有营养的正餐还是必须的。

▲《白夜追凶》尾声,男主角这个意味不明的笑容非常经典

文汇报:从《心理罪》到《白夜追凶》,您做过不少刑侦剧。这个类别目前有什么创作误区吗?下一步有什么突破的可能?

五百:网络刑侦剧目前的创作误区是存在的。首先,是对审查理解的误区。很多人为了过审,把公安写得非常浮夸,不接地气。这样做其实是在消耗观众,如果观众都不相信角色,不要看,对于一部剧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其次,很多创编辑对警察、刑侦这个行业不了解,写的都是自己从别的作品中看来的,或者是自己认为的东西。这样做出来的人物也会陷入千人一面的形式化。

《白夜追凶》的编剧本身就有法律背景,对公安和司法程序很了解,大家主创团队也有长期的刑侦剧制作经验,对剧本会有基于真实性的保留与删改。比如剧中就会有很多执法程序上的细节展示。不了解行业就去写行业,这其实是整个国产行业剧的创作通病。这背后也与要赶工,追热点,快速完成剧集,因而省去了解行业这一步有关。


文汇报:您执导的作品似乎总能踩中热点,《心理罪》掀起了探案题材的热潮,最近一部《古董局中局》同期也出现不少“文物鉴宝”剧。在题材的选择上,您有什么心得?

五百:心得就是千万不要追热点,不要跟着别人走。创作都是有周期的,一部剧从前期策划,选角,拍摄、制作,过审,宣传,平均要过一年半到两年的时候。两年前的热点早就过时了。所以所谓的热点只能是灵感的来源,创作还是要有感而发,关注社会本身。

靠题材想把剧做成功,可能性很小,所以题材选择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如何做好内容的创新。比如,海外影视市场中,悬疑剧占到了80%,因为其满足了人类好奇的本性。但悬疑剧可以是爱情悬疑也可以科幻悬疑,内部创新的空间很大。

文汇报:《古董局中局》涉及“鉴宝”话题,创作的时候有没有顾虑过观众接受门槛的问题?

五百:没有。把一个内容拍好看了,自然有观众要看。好的影视剧还有一个普智的功能,老百姓可以从中获得关于某个领域的一些基本常识。比如印度片《摔跤吧!爸爸》,就通过符合影视规律的感人故事,让不少观众了解到摔跤运动的一些常识点。在《古董局中局》的创作过程中,大家请了考古专家跟组,剧中的藏品、鉴宝的手法乃至宝物的背景故事,都经过专家的认证。在剧集中,大家还特地嵌入了不少普及鉴宝常识的“贴片视频”,为观众科普常识。

▲《古董局中局》聚焦过往网络剧领域鲜少涉及的“鉴宝”话题

文汇报:有相关数据称:40%的用户会在前三集弃剧。在第一集弃剧的用户中,又有35%的会在前七分钟内弃剧。很多人总结出“黄金七分钟”定律。您怎么看?

五百:我觉得,创编辑绝对不能迷信数据,不能只靠数据来决定创作。很多数据只是人们为了证明一个观点而在众多数据中截选的,撇开了其他参数,一组数据未必能说明问题。就以这个“黄金七分钟”为例,很多观众可能有这样的观看习惯:受到别人的推荐后,会花几分钟先大致了解一下聚集的基本风格,之后抽空再继续看完。事实上,耐人寻味的好剧,多是渐入佳境,无法在前七分钟,甚至是第一集抓住观众。

当然,这个数据也在另外一个层面上说明,目前国产网剧的总体质量确实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因为影视剧是一个分工很明确的行业,一层层的分工也意味着最初理念的层层衰减。创编辑更不能总想着去迎合数据,迎合用户,而是要站在更高的角度去关照、提炼现实。

文汇报:《白夜追凶》国内火爆后也成功出海,您觉得什么样的题材内容更能获得海外市场的认可?

五百:首先,必须内容质量过硬,其次,创意必须是海外观众感兴趣的。相对来说,海外观众感兴趣的还是和中国传统学问有关的选题。带有中国学问、历史特色,且制作精致,情节巧妙的内容。但内容中传递的情绪不能太中国化,必须是能让全世界都能为之共情的。

《白夜追凶》能够出海,主要是人物设定有新意。就像当年《无间道》的版权被海外相中一样,好人与坏人之间充满想象力的转换互动,以及出人意料的情节反转,打动了海外观众。要扬帆出海,本土的作品,必须先具备社会属性,在敬重工业属性的前提下,再考虑商业属性。必须先感动本土观众,才能打动海外观众。

文汇报:您最近刚拍完的由黄轩、陈赫主演的《瞄准》。能简单先容下这部剧吗?

五百:《瞄准》是一部台网剧。这部作品讲得是1949年的反特故事,但走的不是传统反特剧路线。全剧以狙击手的视角展开,讲述了一对狙击高手在8天7夜中的生死对决。剧集节奏比较快,密度比较强,大量的动作戏来呈现布防、狙击的过程。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与尝试。很快会跟大家见面。
(采写 / 张祯希)
 
“汇智普陀——影聚申城 互联世界”

2019年上海国际影片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即将于6月11日-12日在上海市普陀区举行。本届峰会聚焦“精品”,包括互联网影视高峰对话、互联网影视峰会主旨论坛、互联网影视精品论坛、互联网影视精品盛典等系列活动。
 

 

主办单位: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上海市人民政府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02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